秋天的性事   青春校园   点击:加载中

情色小说-秋天的性事

我叫秋丽,朋友们都喜欢叫我小丽。刚刚上大学的我,是一个从未见过世面的女孩,因为我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农村。上了大学,我有了自己的电脑,于是可以经常上网了。和很多女孩一样,我喜欢上了玩游戏,什么游戏我都玩。最入迷的是《魔兽世界》。游戏中我的职业是一名人类牧师,就是经常治疗其他人的那种 不知不觉,我玩魔兽已经两年了,认识了不少朋友。一天,我上了游戏,如往常那样在托尔巴拉德半岛做日常任务。突然被一个敌对阵营的部落盗贼袭击,死了。

  其实我一个小女子没什么安全意识,也没保命的能力,这种被杀已经很习惯。

  我一如既往的等待复活,然后继续任务。但复活后我又被那个盗贼给杀了。

  我觉得很无奈,但除了继续复活以外别无选择。接着我又复活,这回我选择了回避,离开那个任务地点,谁知那个部落盗贼还是追了上了杀我。就在这时,他出现了,一个死亡骑士,他迅速和那个部落盗贼周旋起来,我就在旁边帮他治疗,就这样,这个死亡骑士战胜了部落盗贼。我们也就这么认识了。

  他的游戏名字叫死是永恒,而我的游戏名字叫秋天的美丽。我们从此经常一起在游戏中玩,他叫我秋天,我叫他永恒。

  「你为什么不叫我美丽呢?」我这么问他。「美丽缺少想象的空间,秋天更形象点。」他这么回答。我觉得他回答得很好,比其他玩家有修养,有内涵许多。

  起初,永恒一直以为我是男生,直到我们上了语音,他才惊讶的发现我是女生。魔兽世界要是在语音里面出现女生的声音,那可是一颗炸药,其他本来静默的男生都开口说话了。我也早已习惯,只说我该说的话,那些挑逗都置之不理。

  不知不觉,我和永恒玩了3 个月,我一直做他的治疗,他也一直保护我。一天我们打完副本累了,便随便聊了起来。

  「你是干什么的?」他问。「学生呢,你呢?」我回答。「工作了,不过也就一年而已。有男友吗?」他很直接的问。「没,我比较宅。」我回答。「这个给你,我珠宝专业练的。你可以分解。」他说着交易我一个戒子,「对了,你哪的?」他又问。「北京,不过我是海南人,你呢?」我好奇的问。「呵呵,哈尔滨,听你的声音就知道你是南方人。快五一了,我有长假,可以来看你吗?」他又抛出了一个直接的问题。「好啊!」我犹豫了一下,但想想一个男生也没什么。

  我们就这么见面了。永恒是个高个子,有一张憨厚帅气的脸,很有安全感。

  我们一起吃饭,一起看了电影,不知不觉他要走了。我送他上火车,临别,我才感到他想把最想说的话说出来。

  「真希望你一直是我的治疗!」他笑着说。

  「我不一直是吗?你可要保护我哦!」我也笑着说。

  「你也治疗别人的。」他说道。

  「你吃醋啊?!」我随口说了一句,后来才想到这句话真是给永恒一个难得的机会。「是的,我,可以,吃你的,醋,吗?」永恒凑到我嘴边说。我心里慌慌的,不知怎么回答,接着永恒上了火车。我隔着车窗看着他,笑了笑,我一直没有回答。

  我们还是在一起游戏,不过,渐渐的,我们多了很多在一起的两人时间。我们一起在游戏中看风景,一起找好看的衣服,如果他不喜欢我会换掉。我知道,我们这就是在恋爱,但也仅限于游戏中,语音中,我们都是正常的对话。

  不久,我放假了,永恒约我去哈尔滨玩,我答应了。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也许游戏总永恒一直保护我,给我安全感,我才完全没有戒备的吧。

  我到达哈尔滨是早上6 点,永恒睡眼惺忪的来接我,我说不用了,但他说我一个女孩来这么远,这么陌生的地方没人照顾怎么行。

  「那我一定好好治疗你!」我打趣的说。「你打算怎么治疗我啊?我现在又没受伤。」永恒说道。「去你家我给你做早餐。」我们回到了永恒的家,他是一个人住,房子是租的。不久,我做好了两碗鸡蛋煮面,从厨房端了出来。

  「真香,真好吃!」永恒大口大口的吃起来,接着介绍道,「这段日子你就住我隔壁,门有内锁,你有自己的电话,放心,安全!」「还有你呢!」我笑着说。

  「嗯!还有我。呵呵」永恒吃着我的面说道。

  我们就这样同居了,虽然不同床,但真的很幸福。最重要的,我和永恒一直没有身体接触。我们默默的保持最后一段距离。

  一天晚上,我和永恒继续上游戏玩,遇到了部落的袭击,我努力的治疗永恒,永恒也拼命的杀敌。

  「美丽啊,你怎么不治疗我呢?」我的另一个游戏朋友抱怨道。是的,我只治疗永恒,其他我都忽视了,我只希望永恒把所有部落都赶跑。那场野外打架打了很久,我和永恒都累了,便离开了那个打架的是非之地。

  接着,在游戏中,我们去到了湿地。湿地很幽静,晚上的景色很美,可以看到无边的大海,也可以看到高耸的群山,草丛里还有蟋蟀在叫,伴有阵阵微风吹过。虽然是虚拟世界,但是看着这生动的动画,足以让人感到清风拂面。

  「今晚幸亏有你!」我说。

  「不是都有大家帮忙吗?」永恒说。

  「嗯!」我不知说什么,我想,这种景色,这种感情,我有点……有点想进入永恒的怀里的冲动。

  「以后你都这么治疗我吧?」永恒说。

  「嗯,我是你的专用治疗。」我说。

  我们突然感到一定要在动作是表达什么,但游戏毕竟是游戏,没这么丰富的动作。我一边着急想如何表达,一边感受到身体的滚烫!我想永恒能抱抱我。怎么表达呢脱衣服!我闪过一个念头,于是把游戏中的人物衣物全脱了,永恒看到了似乎呆了。他看着我的游戏形象变成了一个只穿内衣的女孩。

  「好想你抱抱我!」我说。

  说着,永恒也脱了他的人物的衣服,然后我们站在了一起。我们一动不动,接着,我和永恒都走出了房间,看着对方,最后相拥在一起。

  从此我们正式恋爱了。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是,我们身体接触在了一起,一起拉手,一起拥抱,最后永恒的手慢慢变得越来越往下了。

  那天我们一起洗完碗,我们抱着一起看电视,永恒慢慢的移他的手,从腰部慢慢靠近了我的屁股,并摸了一下。

  「讨厌!」我有女生的本能反应,这地方是不能随便摸的。但我却喜欢永恒,于是这个「讨厌」夹着抵抗,也有开心。永恒接着把头埋了过来,开始吻我。我不知所措,紧紧的抓住他的衣服,感觉到永恒的嘴唇暖暖的,这是我的初吻,我毫无防备,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,要碰舌头吗?

  果然,永恒把舌头伸了过来,我本能的推开他,但永恒把我抱得更紧了。我的心紧张得加速跳动,并下意识的用牙齿挡住永恒的舌头,谁知永恒却舔起我的牙齿。那根舌头有力的舔着我的牙齿,试图寻找缝隙钻进我的嘴巴里面。但我选择了回避,并继续推开永恒。

  「啊!我爱你,可以吗?」永恒松开他的嘴巴,小声的对我说道。

  「我……我还没准备好!」我为难的说。

  「放松点,让我真正的保护你,保护你的一切。」永恒盯着我说。

  「嗯!」我于是尝试着放松,永恒接着慢慢的吻了过来。这回他温柔很多,舌头继续在我的嘴巴里面探索着,但我继续逼着牙齿。接着,永恒只好舔我的嘴唇,慢慢的我适应了永恒的舌头,而永恒又用他的舌头往我嘴巴里面探索。

  其实我不知道怎么张开我的牙齿,也很害怕,但永恒的舌头一直没有放弃。

  突然,永恒的舌头送来了他的唾液,有点甜,对,是甜的。永恒的是舌头把他的唾液抹在我的牙齿上,我知道那唾液已经参透我的牙齿,让我的舌头尝到了永恒的唾液味道。我不知不觉,慢慢的张开了牙齿,永恒的舌头伸了进来,并带来了更多唾液,我咽下永恒的唾液,并自觉的把我的唾液抹在永和的舌头上,我们相互把对方的唾液交融在一起,算是第一次体液的交合。

  不一会,永恒彻底获得了我的嘴巴,并开始了下一步,他抱着我到他的床上,然后压着我,说:「可以吗?」「不可以!不可以!我真的一点准备都没有。」我紧张的说。其实每个女孩都有失身的幻想,但我的,是在新婚之夜,脱光衣服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给我的丈夫,让他看,摸,吻,肏!

  可是永恒早已刹不住车,他继续吻了过来,我的嘴巴早已被永恒吻个遍,因此我迎合着他的吻,心想他可以到此为止,但永恒开始往我的脖子探去,我越来越紧张,希望永恒能停下来。但永恒没有停止,他在我的耳边呼吸,我听到了这个男人的呼吸声,接着,他脱去了外衣,露出那肌肉发达的胸肌。

  「放松点,第一次,我会好好疼你的。」永恒认真的说,说着他便解我的纽扣,我紧张得连忙推开他,永恒又吻了过来,并从后面抱着我,继续解我的纽扣。

  说真的,他看出了我的弱点,他攻克我的嘴巴,就想从我的嘴巴扩展到我的上体。我的舌头被永恒卷着,突然我头脑晕了起来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和永恒的头靠得太近以至于呼吸有困难。等我回过神来我的上衣纽扣已经被永恒打开了。

  永恒继续吻着我,并开始隔着我的奶罩轻轻揉我的奶子,我的手无力的推着永恒,最后放弃了抵抗,只能抓着永恒的手,象征性的表示不愿意。永恒揉我的奶子范围越来越大,力度也加强了。我便用指甲掐永恒的手,但永恒却越来越兴奋,他的舌头摆动越来越强力,越来越快,并送来越来越多的口水,我的舌头只能和永恒交缠着。不一会,永恒的手掌完全抓住了我的双奶,虽然隔着奶罩,但我能感到永恒那手掌充实着我的奶子。

  好有安全感!安全感!我要这样的安全感!我心里突然很喜欢永恒这样对我,但我不一会又恢复了理智。永恒伸了一只手除去我的奶罩扣子,并开始脱我的奶罩。

  「放松!我爱你!放松!」永恒温和的说。他至始至终都抱我在怀里,我不想顺从,往外靠了一下,说:「给我点时间好吗?我,也爱你,但没准备好!」永恒对我笑了笑,说:「那你为什么要在游戏里面脱光衣服给我看?」「那是游戏,而且我们不是都还穿着内衣吗?」我趁永恒放松了我,靠到了床的一边,以免永恒继续对我下手。谁知永恒很迅速的靠了过来,并重新把我拥入怀里,小声的在我的耳边说:「爱分五个阶段,相遇,相知,相恋,相交,最后合体。」「嗯!我们现在是相交阶段,抱抱就可以了。」我说。

  「相交是指性交,合体是一起高潮,完全不在分你我。」「那就相恋阶段!」我收回刚才的话说。但永恒再次紧抱着我,并吻了过来,我没有拒绝,而永恒的手开始了探索我的奶子。

  由于奶罩的纽扣已经被解开,永恒很顺利的摸到了我的奶子,他摸得很轻,我的手还是那样抓着他的手,希望他怜惜我。最后,永恒慢慢的摸到了我的乳峰,前所未有的刺激从乳头传来。

  「啊!」我挣脱永恒的嘴巴,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,虽然很小,但这一定极大的刺激了永恒的性欲。他继续在我的乳头处轻轻的画圈圈,我忍不住摆动了我的身体,呼吸越来越重,我怨恨的看着永恒,求他停下来,但永恒却含情脉脉的看着我,小声的说:「我爱你!」永恒在我的乳头画的圈越来越大,并时不时捏一下我的乳头,「啊!啊!」我轻轻的叫着,身上不知哪个神经被刺激得让我扭动身体。接着永恒开始隔着衣服吻我的背部,又是一阵强有力的快感从我的背部传来。

  「没有这样的,没有的!永恒!好了!」我央求他停下,但永恒却迅速的脱我的衣服和奶罩,我身子早已软弱无力,永恒轻松的脱去我的外衣和奶罩,比继续在后面吻我的背部。

  「慢点!慢点!」我希望那阵快感不要这么快,向永恒央求到。永恒稍微放慢了速度,我的快感渐渐慢了下来。此时我已经背对着永恒躺在床上,不知怎么回事,我一直把背部看成我最隐私的地方,此刻永恒舔着我的背部,让我感到身体不再属于我,我只好默默的躺着,让这个男人的唾液一点一点的征服我的背部。

  永恒发觉我没有了抵抗,于是继续向下探去,不一会,我的腰部也没了,在接着,永恒开始脱我的裤子……我翻过身,打断了永恒,突然发现永恒的裤子早已脱光,那根坚挺的阴茎正对着我。天哪,好大,好粗,好黑!永恒看着我笑了笑,问道:「怎么样?有什么感觉「你……你!」我也不知道说什么。我知道,这情景我别无选择,一来我爱永恒,二来,已经到这份上了,给他吧,试一试也好。永恒顺利的脱掉了我的裤子,我们继续相吻,并抱在一起,永恒一时捏我的屁股,一时若我的奶子。而我的身体发出强列的被需要感,我们抱得越来越紧,最终发现这么紧紧的抱着根本不能合体,我发现我即便很用力的夹着永恒也没办法让他占有我。

  「啊!啊!啊!」我们拼命的交缠在一起,发出交合的叫床声。

  「开始肏你了,好吗?肏你的逼,好吗?」永恒说道。对,肏我的逼,我很自觉的打开了大腿,暴露出我的逼。

  「终于可以肏你的逼了,太好了!」永恒说着握着他的阴茎在我的逼口处上下滑动。我好奇的压低头试图看永恒的插入。但我只看到永恒那根又粗又大的阴茎,接着永恒顶了进来。

  「啊!」我感到我的阴道口有涨开的感觉,「轻点!」我说。永恒慢慢的顶了进来,我突然感到一点酸痛,痛苦的看着永恒,「轻点!」我央求道。

  「第一次是这样的,放松!」永恒说。渐渐的,永恒的阴茎一插到底,酸痛感没有了,取而代之的是膨胀感。

  「啊!」我没太多的快感,但我们相拥在一起,算是完成了最亲密的接触。

  永恒并没有抽插我,而是把阴茎保持在我的阴道内并热吻我。他的唾液不断的涌进我的嘴巴里,我想说够了,但永恒根本没给我机会,他的舌头不断的在我的舌头周围翻滚,同时唾液流到我的舌背上,最终我只好吞下去。

  一会后,永恒才停下舌吻,并开始了抽插。我情不自禁的抓着永恒的屁股感受着他的力量。

  「啊!」我有了一丝快感,永恒开始很有规律的进出我的阴道。接着永恒又继续吻我,两只手抓着我的奶子揉捏着,那一进一出的阴茎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,我紧紧的抓住永恒的屁股,感觉到他的力量是那样的强大。

  一阵抽插后我终于感到阴道那种美妙的快感,永恒压迫着我,我的身体,我的阴道似乎已经完全属于他。我终于接受了永恒的爱。永恒也越来越用力,速度越来越快,我受到的冲击也越来越强。

  「啊!要来了,秋天要来了!」永恒喘着大气说。我下意识的想着是什么要来了?精液,对,是永恒的精液!天哪,我完全没做好准备,但永恒牢牢的压着我,我的阴道也需要永恒的抽插,这快感让我无法拒绝。但我的理智让我知道若是让永恒射进来我是要怀孕的,我没这个准备。可永恒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他速度快到了极致,我的快感让我的双脚牢牢的夹着永恒的身体。

  「啊!!射了!射了!呼!~~~肏你,我肏你!」永恒深深的插了进来,并停住了,一股热流流淌在我的阴道中,转瞬间又消失了,接着又是一股热流……我默默的接受者永恒的精液,接着永恒又吻我,向我输送他的唾液,一上一下的液体灌入我的身体中,[自由交流交友群,群号二三四零九五八二五欢迎加入,女性优先,入群前先吧扣扣资料填完整!不喜欢在群里活跃的就别申请入群了!本群有严格的性别验证。也给自己找个女性伴,本人男性在石家庄居住。扣扣二五三三六一六零一零。非诚勿扰]我紧紧的搂着永恒,接受了他的一切,阴道稍微收缩了一下,我知道,永恒的精液是完全射到我的体内了。

  第二天,我的阴道突然酸痛,永恒说女人第一次都这样,让我乖乖躺在他的床上好好休息一天,我也不想动了,想了一天,决定这辈子一定要做永恒的老婆。

  后来我回到学校,永恒也来到了北京工作,我们的日子过得很甜蜜,当然,我和永恒的性事也越来越丰富。其实我一直都不觉得我是风骚的女孩,但永恒一直都对我有性爱要求,而我是他的女朋友,不知道怎么拒绝他,也许其他女孩和他们的男友也这样吧。

  最大胆的是一天晚上,我和永恒在自习室自习。九点钟了,我想会寝室休息了,便和永恒走出了教室,永恒突然有了要求。

  「周六吧。明天我还得上课。」我说。但永恒摸了一下我的屁股,搂着我的腰,说:「很快的,来这边。」我被永恒带到了一个死角,那里是多媒体教室,由于是晚上,没有开灯,也没有人在多媒体教室里面,所以很黑,唯一的灯光是外面远处的楼房射进来的。

  「你这人……」我无奈地笑了笑。永恒吻了我,而我只想快点结束在这种环境下做爱,我没有任何性趣。但永恒却很来劲,他想继续顺着我的脖子往下吻。

  但我用手推开了他,说:「有人会路过的,不要了,回去吧。」永恒对我笑了笑,说:「行,我射了你就走,好吗?」「什么?」我疑惑的问。永恒说着把我转了过去,并示意我趴在窗台上,接着他压下来,用下体顶着我。

  「射一射!」永恒凑到我耳边说。我很想拒绝,但这个男人把我肏了很多次,是我未来的老公,我不知道怎么拒绝。我只好安静的趴着,永恒很利索的拔下了我的裤子,并用手挠了一下我的屁眼,我本能的收紧了屁股,永恒笑了,说:

  「屁花真紧。」我无奈的笑了笑,突然,永恒准确的插了进来!

  「啊!」我感到永恒那结实的阴茎真的好有力,我回过头看了看永恒,又看了看外面灯光闪闪的城市,接着顺从的闭上眼……永恒的抽插着我的阴道,他的小腹拍打着我的屁股,啪啪啪,啪啪啪!不一会,永恒突然抽了出来,一股热液流淌在我的屁股上,我怕处理麻烦,急忙转过身,谁知那条粗壮的阴茎继续射向我的小腹。

  「好舒服!好舒服!」永恒得意的对着我笑,而我连忙拿出纸巾擦拭永恒那滚烫乳白的精液。永恒又抱了过来,并给我穿上裤子,说:「有你真好!」「好了,满足了?色狼!」我真的觉得永恒好色,不过他把色欲发泄在我身上我却很开心。

  此后,我们在那个角落做爱竟然成了常态,不久,我也学会了口交。那天晚上,我和永恒在那个角落看月亮,永恒不安分的手早已在我的逼处随意乱摸,并用污言秽语刺激我。

  「嫩逼想被肏吗?」永恒在我耳边说。「……色狼,混蛋,滚!」我笑着说。

  「好凶的妹子!」永恒继续挑逗我,说着捏了一下我的阴蒂,我「啊」了一声回应。「嫩逼这回想了?」永恒又问。

  「嗯,老公,可以好好肏我吗?逼寂寞了。」说着我的腿夹了一下永恒的手,接着主动的吻了永恒。永恒拿着我的手,引导我去抓他的阴茎,这是我们第一次互摸,永恒那根阴茎粗壮的挺立着,我们的吻越来越深,接着很自然的都躺在了窗台上,我的阴道早已被永恒挑逗得淫水直流。

  我需要插入,我需要!我没了理智,很主动的脱永恒的裤子,握着他的阴茎,示意他插入。由于我是仰着趴在窗台,这个姿势不适合永恒的插入,于是我试图坐在窗台上,然后分开大腿一边完全暴露我的阴道口给永恒顺利插入。但永恒却拒绝了,「等等,等等,来,下来。」永恒叫我不要趴在窗台上,我又直起身子,接着永恒按着我示意我蹲下,我照做了,这是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永恒那根阴茎,好粗,还黑,很雄壮,好男人!

  「来,试试,来!」永恒说着把他的阴茎往我的嘴巴插过来。我犹豫的握着他的阴茎,并闭上嘴巴,不知道怎么开始。

  「没事的,试试,你先含一下。」永恒鼓励我道。我揉着永恒的阴茎,不知道怎么办,作为女人,真的很喜欢这根东西,是天性?还是他插我插得太爽了? 反正我很喜欢,我看着这根阴茎挺拔的立在我的面前,觉得自己好渺小,觉得自己是这根东西的妃子,他是皇上。不管怎么样,我很认真的揉搓着永恒的阴茎,接着,慢慢的含了下去……「啊!嗯!好好,就这样。」永恒享受的说。永恒的鼓励让我感到欣慰,这样也可以取悦男人。接着我像接吻一样用舌头舔永恒的阴茎,永恒也按着我的头,并开始主动的在我的嘴巴里抽送。

  永恒的阴茎一直可以深入到我的喉咙,我有点想吐的感觉,但很快永恒又抽了出来,然后又慢慢的插入,我只好咽下永恒带来的体液,不一会,永恒加快了抽送的速度,我好奇的摸起了他的蛋蛋,心想,这回全身上下都给永恒肏个遍了,没了,什么都没了,自己就是一个永恒的女人而已了。

  「啊!啊!来了,喝下去!肏你!喝!」永恒说「来了」意味着他要射了,我突然紧张起来,天哪,这会是什么味道啊?会有尿在里面吗?我本能的想把永恒的阴茎吐出来,但永恒早已死死的按住我的头,我放弃了,永恒最后一插,顶着我的喉咙,资源由(乳色站资源站ruseba08.com)提供,2018最火爆网赚项目日赚千元不是梦!地址:www.ppddu.com?ruseba接着,还是那股热液出来了。接着永恒慢慢的往外抽,并一阵阵的射出精液,最后停在我的舌头处,我的嘴巴顿时充满了永恒的精液,他射了好多好多,永恒用手顶起我的下巴,我的嘴巴到处是他的精液,又张不开口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「吞下去,吞!肏!」永恒命令道。那精液散发出杏仁味,淡淡的,但我实在没勇气吞下去,于是我强行伸出舌头,送出一点精液,永恒看到了,说:「还有呢!都吞  说着永恒不知怎么的又插入到我的喉咙,并射了一股热流。我的嘴巴里面仍然充满了永恒的精液,我和永恒僵持着,我不恨永恒,甚至很爱他,但我实在没有准备好。

  永恒继续提起的我下巴,说:「你一定要喝的,喝!」永恒死死的提着我的下巴,不久我坚持不住了,我开始慢慢的吞咽,这是人本能反应,总要吞咽点口水的。再加上很多精液都射在喉咙,除非永恒抽出阴茎,否则这精液的去处只能是被我喝下去。

  我喝了一口,接着,慢慢的又喝了一口,永恒见状得意的笑了出来,我继续喝,把喉咙处的精液都吞进肚子了,永恒如释重负的拔出了阴茎,我终于有机会突出了在舌头上的精液。

  「没事吧?宝贝!老公爱你,别人我还不射给她呢!」「嗯!」我无奈的点了点头。心里想,算了,他是我的老公,没什么的了,并咽下混杂着口水和一些精液的液体。

  此后,口交成了我们做爱的必须运动,我也会乖乖的咽下一些永恒的精液。

  后来我终于毕业了,永恒也向我求了婚,我当然答应了,由于我们是南北两地的人,于是我们决定在两边都请喜酒。我们先去了永恒的家,那是黑龙江的一个小县城,他的亲戚真的好多,还好,都知道我和永恒不能喝酒,到很顺利的入了洞房。

  我和永恒虽然没醉,但也累了,做爱早就做了无数次,今晚我和他都没这个心思了,只想快点睡。正当我们脱去外衣要睡觉时,外面传来了偷笑声。

  「脱了脱了,嫂子脱了!」

  我听到了脸一下子就红了,心想,这是谁啊,太没礼貌了。

  「哎呀,他们要闹洞房!」永恒悄悄对我说。什么?闹洞房?我不知道还有这事。「那我们怎么办?」我问。

  「没办法,这是习俗,我们这没结婚的男女都要过来闹洞房,待会我妈也会过来……」永恒解释道。

  「过来做什么?」我问。

  「这……看我们做爱……」永恒说。

  正说完,永恒的母亲也就是我的伯母敲门了,永恒便走过去开门,门外一下子涌进很多人,有男有女,多数是年轻人。

  「来来来,闹洞房开始了!」伯母高兴的说,「永恒,你长大了,有新娘了,妈舍不得你这儿子,但今晚你就要和秋天永结同心了。」「嗯!」永恒应声道。我也只好陪笑。  「秋天,永恒是你丈夫了,你要好好跟着他,懂吗?」伯母又对我说。

  「是的。」我回答。

  「丈夫就是一家之主,你是妇人,今天要做我们家永恒的女人,先拜他的根!」伯母一本正经的说:

  啊?不会要我口交吧?天!

  不过,伯母却拿出一根长长的香蕉递给了永恒,永恒很会意的剥开香蕉皮,并夹在腿间示意我吃下去。我无奈的低下了头,一口口的吃下了那根香蕉。旁边的人都哈哈大笑了,说道:「哈哈,吃了根,有了主了。」我看了看永恒,永恒也笑眯眯的看着我,这闹洞房什么时候结束啊。

  「好,咱永恒有了新娘,就要多生娃,秋天为我们家生娃是永恒的福气,要想早得贵子,就要得子门,永恒拜一下。」说着,永恒就绕道我身后,蹲了下来,在我的屁股缝间深深的吻了一下,还用力的拍了下我的屁股。我一下子就脸红了,在这么多人面前真是不想做。永恒站了起来,看了我一眼,似乎叫我别紧张。

  「好了,这回要真入洞房了!」伯母宣布。接着永恒便拉着我上了床。这下完了吧,我想,谁知永恒竟然在我耳边说「要来真的了,放心很快的。」「宽衣,解带!洞房!」伯母高声喊道。

  永恒便脱我的衣服,我怎么也无法接受在这么人眼地下做爱,但永恒和伯母都笑眯眯的看着我,其他人在那起哄说:「交合咯!交合咯!」我不知怎么办,犹豫时我的裤子早已被脱下,永恒也利索的露出了他的阴茎,还没完全勃起,但已经有点涨大。

  「来,很快的。」永恒说着摆出了男上女下的性交姿势,我完全没做好准备,自觉的难为情,我也需要前戏和环境。「啊!」我慌张的叫了一下,并抓住永恒的肩膀「第一次吧,腿分开大点,下面在挺起来,放松!」伯母在旁边鼓励我。我根本不敢看伯母,只盯着永恒,他是我唯一信赖的人。周围的闹洞房的人都在起哄:「永恒那根很大啊,可以生好娃子!」有的说:「秋天的肉洞够黑,肯定是男娃子!」天,这都要公开吗?真是陋习!永恒之道我需要更多的刺激,他没有直接插入,而是不断用龟头挑逗我的阴蒂,在他的挑逗下,我终于慢慢有了性交的需要,双脚也开始迎合永恒的身体方便永恒的插入。

  「开始了,开始了!」伯母很有经验的说。

  这闹洞房我也认了,我的逼开始有点发热,我知道我开始流淫水了,永恒很会意的吧龟头探了下去,慢慢的插了进来。

  接着,永恒开始了抽插,我似乎淹没在人堆里,把自己的逼都暴露出来给永恒插入,众人看得很高兴。永恒的速度很快就提上去了,我也最受不了男人传统的男上女下插入姿势,不一会,我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。

  「啊!啊!哦~~」我不得不叫,只觉得永恒好男人,好粗壮,好爱我。我什么也不管了。

  「啊!来了,射了!」永恒紧紧的抱住我,并把精液统统射到我的阴道里面。

  洞房终于闹完了,我和永恒的夫妻生活也就此开始了。好在我们都在北京住,少了许多落后的习俗。不久永恒催着生小孩子了,因为他妈一直在催。这时我才发现我一直没有怀孕,我大一就和永恒在一起了,几乎没有任何安全措施,由于做爱很疯狂,每次我都会毫无保留的接受永恒的精液,让他深深的射到我的阴道中。我于是提醒永恒,永恒才急忙要求我们去做检查。

  不久,检查结果出来了,永恒的原因,他终身无法让我怀孕。

  我们都惊呆了,永恒如实报告给了他妈,而他妈回复说要我们回去一趟,我想说不定他们乡下有生子秘方?

  我们回到了乡下,伯母和永恒谈了好一会,永恒就把我带到房间,说:「我们有个解决办法,希望……希望你同意。」「说吧,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。」我说,我很想给永恒一个孩子,虽然永恒不行,但我还是希望。

  「你和我哥生一个,他结婚的,有3 个孩子呢,可以吗?」永恒脱口而出。

  「啊?!这……」我不敢相信永恒说出这话来。

  「嫁到我们家就是我们家的人,孩子一定要生出来的,同一个血脉就行,我们这么说的,我哥挺好的,我不介意,你呢?」「这……」我不知道怎么应对,永恒的哥是个农民,初中文化,我和他说话几乎话不投机,要我怎么接受。

  突然,我想起来可以人工授精,便提议这么做。但永恒说他哥不知道什么人工授精,伯母也只认性交出来的孩子。

  我一时无法答应,但永恒却更愿意听他妈的话,就这样,我们打着拉锯战。

  伯母也叫来了永恒的哥和我们一起住,他叫叶春,似乎知道了这计划,不时接近我,我看着他坳黑的皮肤,大大咧咧的性格一点不喜欢。一个星期过去了,永恒说他要走了,我必须留下,怀孕才能离开。我含泪送走了永恒,却始终不想回伯母家。走在乡间小路上不知道去哪好。

  [ 这是,叶春出现了。

  「嫂子,回去吧,呵呵!」叶春说着拉着我往家里走。我挣脱开来,说道:「我自己回去,你先走。」我和他一前一后走着,不知不觉就会到了家里,伯母也做好了饭,叶春的老婆也在,我们静静的吃着饭,似乎待会将有大事宣布。

  不一会,饭吃完了,伯母叫叶春洗碗,桌子周围就剩我和伯母以及叶春的老婆梅子三人,我知道审判要来了。

  「今晚,你们三个一起睡,梅子,你好好开导秋天,啊!」伯母说着就走了。

  我心都要跳出来了,突然,我奋力跑回房间,却发现叶春已经在房间里面,梅子也进来了。

  「嫂子,都是女人,给咱弟生一个吧。」梅子一点不介意,也许也是农村人心里在作怪吧。

  我无法接受,但叶春和梅子却架住我往床上压,我拼命的反抗,但叶春死死的按住我,梅子很利落的拔我的裤子。

  我不知道喊救命有没有用,但我还是喊了出来,叶春说道:「都是我们家的人了,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?一点也不遵守妇道。」叶春说着脱下裤子露出了他的阴茎,比永恒的更大更粗更黑,挺拔的在我面前,我哭了,梅子揉着我的阴蒂,并示意叶春插入,叶春很利索的在我的阴道门口摩擦了几下,接着插了进来。

  「啊!呜呜~~」我哭着,慢慢的感到叶春那根硬物越伸越入。

  「啊!好了好了,嫂子开始了!」叶春说着便快速抽插起来,我顿时感到强大剧烈的快感涌上心头,天哪,叶春和永恒相比真是一个天一个地啊!

  「啊!啊!哦~~~~~」我叫了起来,肏得我好爽,我早已把所有事情都抛在脑后,体会着这前所未有的快感。叶春很快就射了,一股滚烫的精液射了出来,在我的阴道里面消失了。我无力的躺在床上,叶春得意的笑了笑,梅子也似乎完成了她的任务。

  梅子第二天就走了,而叶春每天晚上都会来到房间射出他的精液给我。叶春没什么情调,就只是抽插而已,不会做别的,我知道反抗也没用,也就随叶春射了。

  一天晚上,叶春又来到我的房间,我知道他一直这么准时。我躺在床上,叶春利索的拔我的裤子,然后很准确的插入,不久,他就射了。而我,慢慢的从高潮醒过来,看着这个把我肏得没力气的男人。

  「嫂子,明天你去检查一下,怀上了,我就不来了。」叶春说。

  「嗯!」我还在回味着高潮,但我知道我还是爱永恒的。叶春说着便在我的身边睡着了。我春性大发,突然想给叶春口交,我看了看叶春,他没穿裤子,那根阴茎更是粗大的歪在那里。

  我觉得叶春好厉害,有这么棒的阴茎,不知怎么的,我大口大口的吸起来。

  好大,好粗,好有力量,真男人!我不断的崇拜着叶春的阴茎。接着又好奇的看了看他的蛋蛋,好大好黑,我便把其中一个蛋蛋含在嘴里,并把从龟头溢出来的精液涂在脸上,还不断的用龟头揉我的脸,让更多精液流到我的脸上,不久后,我早已骚得不成样子,并希望再次被插入,于是我坐了起来,用手握着叶春的阴茎对准自己的阴道口插了进来。

  爽了再说吧。我坐在叶春的身子上,来回运动,好让叶春的阴茎能进出我的阴道。这一举动惊醒了叶春,他迷惑的看了看我,说:「嫂子,还要啊?」便卖力的配合我的运动,但也许叶春没找到感觉,他抱着我,接着坐了起来,然后紧紧抓着我的屁股,快速肏了起来。

  「啊!~啊~~啊~~」我满足的享受着叶春的力量,这男人绝对是肏人的极品啊!

  叶春很快又射了,他紧紧的抱着我的下身,并在射出的瞬间让我平躺,我知道他想让我更容易怀孕,不知道是雌性天性还是怎么的,我紧紧的夹住叶春,很顺从的接受了叶春的精液。

  生活中我还是和叶春保持着距离,但晚上叶春就会一如往常来到我的房间。

  「你来了。」我说。

  「嗯,嫂子,睡吧。」叶春说。他说睡吧,其实就是要我了。我看见叶春已经躺在床上等我,便没表情的和他睡在了一块。叶春在后面抱着我,摸了一下我的屁股,接着开始拔我的裤子,我闭上眼睛,想快点过去。

  「屁股挺起来。」叶春说。我只好高高的挺起屁股,叶春立马就插了进来。

  啪啪啪,啪啪啪!叶春猛肏着我,我刚才的不情愿慢慢又消失了,并开始符合的叫床。

  「啊~啊~~哦~~啊~~」我很享受,立春也情不自禁的叫起来:「啊,哦,哦!」经过几次交合,我们慢慢有了默契,叶春也开始亲吻我了,他一边肏着我,一边吻着我的背部,两只手用力揉着我的奶子。我突然想换个姿势,于是说:「换个姿势,换个。」叶春放开我,在我的示意下我们换成了夫妻跪拜式。永恒和我一直没有完成过这个姿势,叶春轻而易举的完成了,我和叶春身体凶猛的对撞着,叶春那根东西已经长得吓人,但那爽得我无法控制的快感让我离不开他的肏。 但我们没有爱,因此我们并没有接吻,而是互相把头凝过一边,彼此享受着快感。

  接着,我开始给叶春口交。我是第一个给叶春口交的人,我很认真的亲舔叶春的阴茎和蛋蛋,叶春高兴地说:「嫂子真会玩,我家夫人几分钟就不想了。」我笑了笑,又继续舔了起来。

  叶春的阴茎越来越大,越来越吓人,我也越来越忘情的舔着,只希望叶春那有力挺拔的阴茎能越来越大,越来越壮,那根东西果然不断的增大,我已经完全失去自我,不断的舔着叶春的阴茎,吸入他的体液,汗液,最后,[自由交流交友群,群号二三四零九五八二五欢迎加入,女性优先,入群前先吧扣扣资料填完整!不喜欢在群里活跃的就别申请入群了!本群有严格的性别验证。也给自己找个女性伴,本人男性在石家庄居住。扣扣二五三三六一六零一零。非诚勿扰]我开始疯狂的用嘴巴抽动叶春的阴茎,并用舌尖刺激叶春的龟头,叶春突然叫了起来:「哇!要来了!」我一个深喉含入叶春的阴茎,准备吃下他的精液,然后再射我一脸。不过叶春却推开我,拔出了阴茎,然后分开我的大腿,快速的插了进来。一个浓浓的精液射了出来,很快叶春一插到底,精液射出很多,在我的体内消失了。

  我的嘴巴没有得到满足,用舌头舔了舔嘴唇,叶春也把精液射完,但他没有拔出来,而是抱住了我,小声说了句:「小臭娘们!」我回抱他,和他一起享受温存。[/  叶春的老婆也是吃醋的,一天晚上,伯母就叫我去叶春家睡了。我来到叶春家,梅子铺好了床,示意一起睡觉了。

  我便睡在角落。不一会,叶春来了,梅子便服侍叶春睡下,自己也躺上了床。

  接着梅子脱下裤子,示意过性生活,我知趣的不看他们,但叶春却也抱住我,说:「嫂子,我们一起吧。」我看了看梅子,梅子对我笑了笑,点了点头。反正我是不会让人分享永恒的。

  但梅子一点也不介意我的存在。说着梅子便和叶春性交起来。这两个人的性交很机械,我便说:「梅姐,深入点,脚分开点。」叶春说:「秋天懂挺多的。」「是吗?待会给我看看。」梅子说。不一会,叶春又叫了:「啊!来了,射了!」叶春说着拔了出来,并没有射。

  梅子揉了揉叶春的阴茎,说:「嫂子,轮到你了。」「嗯,这泡精液给你留的。」叶春说着要过来肏我。我可受不了,便说:

  「你们尽兴吧,今晚我就免了。」

  「来嘛!」叶春说着就抱着我开始脱我的衣服,我已经是被叶春狂肏很多次的女人了,没有多少抵抗,就让叶春插入了。不一会我刚有点快感叶春早早就射了出来。

  「啊,哦!嫂子,我射了!呵呵」叶春如释重负的说。我有毫无保留的接受了所有叶春射出来的精液。梅子握着我的手说:「感觉怎么样?」我笑了笑,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看了一下叶春,便说:「睡吧。」说着我们三人便睡觉了。午夜,我和叶春都醒来,相互探索者对方的身体,叶春笑了笑,开始吻我。

  我们吻着,叶春又开始准备插入了,我示意慢点,说:「先尝尝我的小奶包。」说着按下叶春的头去吻我的奶子。叶春的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,「秋天,你好迷人,你身上的味道好香。」我得意的笑了,梅子根本不知道怎么取悦男人,而这个男人是这么的强大,真是个宝。

  我开始反转身子,露出背部,叶春会意的亲吻我的背部,接着慢慢往下,「你的屁花也好香!」叶春舔起我的屁眼,接着又是来回亲舔我的身体,我扭动着身体,勾引着这个男人,最后,我开始想叶春的插入了。

  「进来,肏进来吧!」

  叶春舔了我的屁眼,便开始要肏我了,这时,梅子被吵醒了,她看着我们,说:「又干起来了?」「啊,哦~~~」我舒服的叫了起来,梅子只好看着我如何取悦叶春,女人的本能让我更加有欲望吸引前面这个猛男。我们开始很有默契的交合着,不久,这种男上女下似乎无法满足我和叶春的合体,我们坐了起来,我坐在叶春腿上,叶春抱着我的屁股狠狠的肏起来。

  「啊,哦~~~~哦~~好老公,老公!」我爽到极点,喊起了老公。叶春也越来越起劲了。梅子却吃醋了,这老公老婆对她来说是名分,我是不呢个乱喊的,于是梅子也脱开衣服,凑了过来,说:「老公我也要!」叶春的阴茎早就大得涨爆我的阴道,梅子根本叫不开叶春,性交终究是两个人的事,我紧紧的抱着叶春,叶春也紧紧的抱着我,一起享受着性交的快感。

  梅子急了,便站起来用自己的阴户对着叶春,叶春的阴茎被我紧缩的阴道夹得紧紧的,自己看到了女人的阴道,恨不得自己也钻进去,于是便拼命的吻梅子的阴道。梅子满足的笑了。

  就这样肏了一会,叶春主动拔了出来,说:「肏梅子一会。」梅子代替了我的位置,两人开始交媾起来。我完全还需要,早已没了理智,抱住了叶春,接着让他的手指插我的阴道,但叶春的手指没法满足我,我便推开梅子,说:「射我,射我!」梅子见状摆出受精的姿势希望叶春射他,我很聪明的用嘴巴吞下叶春的阴茎,并为他口交。

  「两个都射的。」叶春满意的说。

  我拿出看家本领,不但一进一出的品尝着叶春的阴茎,同时不断挑逗叶春的龟头,希望赏赐我滚烫的精液,叶春不一会就要射了。

  叶春推开我,我很惊讶,叶春径直插到了梅子的逼中,接着设在了里面。我突然有种羞辱感,只好在一旁看着,不一会,叶春说:「你也躺着啊。」我于是躺下来,叶春说着很快的拔出来他的阴茎并插到我的逼中。

  就这样,叶春一来一回的在我和梅子之间插进拔出,精液有些射给了梅子,有些射给了我……不过,后来我还是回到伯母家住了,叶春还是每天晚上和我做爱。一个月后,叶春突然有事要离开村子。

  「他得一个月才回来。」伯母说。

  「什么事啊?」我问。

  「去俄罗斯做笔大生意。」

  反正晚上没人陪我睡了。可是几天后,伯母竟然带来了一个男孩,说:「他是永恒的表弟,今年秋天就要去上大学了,这段时间他陪你吧。」天哪,把我当成什么了,女人在他们眼里就是生孩子的工具吗?我死活不愿意,但到了晚上,那个男生还是进了我的房间。

  「姐姐!」他喊了一句。

  「你睡地上。」我冷冷地说。

  「可是……」

  「没有可是!」

  就这样,我们分开睡了好几天。一天晚上,我依旧让那个男生睡地上,可是,等我躺在床上时却头晕晕的。接着,我突然感到好想做爱。我翻来覆去睡不着,那个男生串了上来,说:「伯母给你下药了,怎么办?」「啊?!」我忍住胡思乱想的心,但慢慢的性爱感觉开始淹没我的理智,小男生搂了过来。

  男生享受着我的身体,屁眼,奶子,到处是他的口水,最后他狠狠的拍了我的屁股,露出了他的阴茎,药理的作用下,我急需要插入,最终还是乖乖的分开了大腿,让男生进入了。

  男生满足了我,我双腿夹着他,完全接受了他的精液。后来,我知道他叫小华,由于已经有了肌肤之亲,我们便开始交谈起来。最后,他还主动约我去镇上看电影。

  我去了,就因为无聊。看电影的还有他的朋友,几个男的和几个女的。看完电影,已经是深夜,回村的车没有了,大家便打算开房过夜。

  我们来到旅馆,却只开了一间房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他们笑呵呵的进房间了。进了房间,小华开始对我动手脚,我当然不愿意,可我突然发现,其他男女竟然开始做爱了。我这才知道他们想群交。

  小华抱着我说大家一起爽一次,但我不愿意,说道:「我只能怀你们家的种,不是随便的。」「我先射进去就是我的嘛!」小华接着就开始拔我的衣服了,我挣扎起来,其他男女见状立马围过来,有的按住我,有的拔我的衣服。我大声喊救命,但似乎没一点用。

  不一会,我就被扒光了。

  「小华你向上吧,射她一炮!」其中一个男生说。

  「好好,我来,我来!」小华说着给自己手淫,而我被死死的按在床上,手脚都动不得。小华的阴茎不一下子就挺立起来做好了战斗准备,那阴茎白白净净的,也就阴毛黑点。两个男的合力分开了我的大腿,然后又在我的屁股底下垫了一个枕头,这会我的阴户完全暴露出来了。

  小华于是很干脆的插了进来。

  「呜~~~好爽啊!」小华说。接着小华啪啪啪啪的开始肏我的逼了。我哭了起来,却没办法抵抗。小华的速度越来越快,很快就射了。

  「萎了,操,才1 分钟不到,小华你得练练!」一个女生说。小华也只是满意的笑了笑。

  「来大哥肏给你看!」一个肌肉发达的男生走了过来,他的阴茎还是弯的,他坐在我的屁股旁边,用阴茎对着我的阴道快速摩擦起来,不一会他就进来了。

  「你们松手,我可以肏她动不了。」那个肌肉男说道。其他人松了手,便一边做爱去了。

  我想打这个肌肉男,但那个肌肉男却噼啪两巴掌扇了过来,然后按住我的手,开始了活塞运动。

  我继续哭着,但那跟东西还是很顺利的进出我的阴道,肌肉男发现我没什么快感,便加大了抽插的幅度,并整个身体都动起来,我的阴蒂还是被刺激到了,我的哭声和快感到来的叫声交织在一起。

  「呜呜~~哦~~~呜呜~~啊,哦!~~呜~」我无奈的叫起了床。肌肉男很持久的肏着我。过了一会,他越来越用力,越来越快,我也开始专心的叫床了。

  「要吗?要吗?」肌肉男在我耳边说。

  「啊哦,哦,~~~~哦~~~,求你,不要了~~求你!!」我的阴道开始收缩,这促使我双脚夹紧肌肉男的身子。

  「要啦,要啦!来了,来了!」肌肉男速度快到了极致,最后听了下来。

  「啊~~~啊~~~~~~」我默默的接受了肌肉男的内射。

  不过此后,小华就再也没找我,我也不想再见到他。叶春回来了,他并不知道这事,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陪我睡觉,我突然很害怕,怕我这段时间会怀孕,于是很主动的要求叶春性交。

  不久,我真的怀孕了。我算了下时间,正是被肌肉男强暴那段时间,我慌张起来,于是不让被人知道,并偷偷咨询医生,医生帮我检查和计算,推测受精日子正是那几天,那几天小华和肌肉男都射过我,是谁的呢?安全起见,我打算打掉这个孩子。

  孩子打掉了,好在还是早期,对生育没问题。叶春和我的性交也越来越频繁,我只想快点怀上他的孩子,回到永恒身边。

  我和叶春的性爱时间地点也慢慢变化了,从一开始晚上在伯母家,发展到了在他的田地也有。那天我路过叶春的地,他叫我一声,我望去看见叶春在田里种玉米,我于是走过去,看他勤奋的样子,觉得他真是个好男人。当时四下无人,他和我便坐下来聊起来,聊我和永恒的事。不久在大太阳下,我和他又出现了那种默契。

  我们吻着,接着,叶春把我按在天地里,脱我的上衣。我露出乳头给他舔,看着眼前这个干活流汗的男人我心生女性的关怀。他也慢慢融入我的身体,不久,我已经不能在紧紧露出乳头满足他了,我脱下裤子,叶春吻着我的身体下移,对我的阴道舔了又舔,而后屁眼也是叶春的了,他舔了这么多,我也得到了满足,不久叶春拔出了他的阴茎,但田地里到处是高过人的玉米树,我和他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姿势插入,空间太过于狭小,我只好张开嘴巴为叶春口交。

  叶春还是想插入,这时我灵机一动,爬上了叶春的身上,叶春会意的抱紧我,接着他的阴茎终于可以好好的插入进来了。风缓缓吹过,叶春有规律的插着我,我的奶子碰触着叶春的胸肌,两人都已经汗流浃背,但似乎汗流到一起也是一种性交,反正彼此不分,不久,高潮降临。

  几天后,永恒来看我了,我顿时哭了,永恒之道我委屈,带来了很多好吃的。

  晚上,叶春居然来了,永和笑了笑,说:「大哥辛苦你了!」「没事,传宗接代是我们男人该做的。」叶春豪气地说。我不知道怎么接待叶春,但永恒竟然把叶春带进了我们房间。

  是的,晚上,我们三个一起睡了。叶春在一边抱着我,示意要开始性交。我却抱着永恒。永和对叶春说:「我来吧!」「嗯!」叶春便看着我和永恒做爱。永恒很利索的吻我,摸我,我感受着永恒的爱,叶春在旁边也按耐不住要加入进来。叶春开始吻我的手,我收了回来,表示今晚只给永恒,但永恒说:「大哥今晚还要的,你别冷落了他。」说着永恒停止了爱抚和亲吻我的身体,让叶春过来。

  叶春说道:「你先解决你的吧。」永恒只好先插了过来。

  「啊~~」好久没有被永恒插了,我的阴道发出久违的感觉。永恒不一会就射了,而我还没到高潮,我抓着永恒的屁股,希望他继续,但永恒已经拔出来,那根东西也软的无精打采。

  叶春紧接着过来了,两根阴茎一个小而软,一个粗黑大,鲜明的对比。我看着永恒躺在一边,而叶春摆出了典型的男上女下姿势。叶春很快就让我飘飘飞起来。

  「啊~~啊~~~哦~~~~哦~~~~~」我情不自禁的叫起床。永恒在一边傻笑,而叶春抽插速度也越来越快。

  「啊~~~~~哦~~~~~」我支持不住了,喊出来最亲密的词语,「老公~~~哦~~~~老公,啊~~~呜呜~~老公。」此时此刻,叶春才是我的好老公,我抚摸着叶春的屁股,也抚摸了叶春的虎腰熊背,感受着这个男人的力大无穷。

  「啊~~射了~~~~」叶春终于射了出来,我紧紧的夹着叶春,回味着高潮。

  不久,我又再次怀孕了,这回肯定是叶春的孩子,我终于可以离开农村和永恒回北京了。

  永恒也不再和我做爱,叶春似乎消失了,我也打算好好养好肚子里的孩子。

  字数:17160

  【完】
?